• <cite id="1ss4l"><tbody id="1ss4l"></tbody></cite>

      1. <cite id="1ss4l"><noscript id="1ss4l"></noscript></cite>

        <strong id="1ss4l"><address id="1ss4l"></address></strong>
        <ruby id="1ss4l"><menu id="1ss4l"></menu></ruby>

        行業新聞

        中國芯片只有突破“小院高墻” 才能走通國際大循環之路

        2021-12-27 14:05:10


        近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聞發言人樂觀地表示:汽車產業受芯片短缺的影響,預計四季度相比三季度會有所緩解。對于苦撐苦熬的汽車產業來講,這無疑是一個來自權威部門的最好的消息。但有業內人士指出,這場缺芯危機表明,整個汽車行業的芯片供應鏈已經垮掉了,需要重建。


        傷及全球汽車產業的缺芯危機已經延續了一年多,相繼發生的北美暴雪、日本地震、臺灣缺水、日本瑞薩電子工廠火災、馬來西亞封裝廠持續停產,一次次事故使業界原以為完美無暇的芯片供應鏈一節一節地斷掉。


        這些看似偶然的天災,暴露了全球化汽車芯片供應鏈的脆弱,隱藏在后邊的人禍更讓全球汽車業惴惴不安。被挾持的國際芯片業對華為的集體斷供,不僅讓中國汽車業驚醒,也讓歐日韓感受到了達摩克斯之劍的寒氣。重構芯片產業鏈成為共識。


        01

        中國要完善自己的芯片供應鏈


        我國汽車工業在過去二三十年中以降低成本為最大追求,一心一意傍著環繞全球的單一供應鏈,但現在的最大目標已經轉變為盡最大努力保障供應鏈的安全了。


        2020年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構建相互促進的國內國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戰略,這一戰略也適用于面臨重整的中國芯片供應鏈,而且我們已經行動起來。


        2020年9 月 16 日,中科院院長白春禮宣布,要把美國 “卡脖子”的清單變成科研任務清單進行布局,在光刻機、高端芯片等方面集結精銳力量組織系統攻關。


        國家《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集中優勢資源攻關包括集成電路設計工具開發、重點裝備和高純靶材開發;集成電路先進工藝和絕緣柵雙極晶體管(IGBT)、微機電系統(MEMS)等特色工藝突破;先進存儲技術升級,碳化硅、氮化鎵等關鍵領域核心技術。


        總投資超千億元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大基金)一期于2018年完成項目投資,目前已進入回收期。募資超2000億元的大基金二期于2021年進入投資階段,重點支持芯片制造、芯片制造設備、EDA等供應鏈關鍵節點。


        汽車行業也改變了以往不認同國內芯片的心態。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與中國質量認證中心聯合發布的《新一代汽車供應鏈痛點研究——車用半導體篇》白皮書指出:過去,國內芯片一直處于“產品不過關→車企不敢用→芯片企業提升慢→產品仍然不過關”的惡性循環中。如今很多車企向國內芯片開了綠燈,特別是在非安全半導體領域,國產半導體已經進入車企供應鏈,并由此開啟了“車企給機會——半導體企業快速提升車規能力——通過裝車迭代不斷改進——更多車企選用國產芯片”的良性循環。


        目前,我國已經形成了以上海為中心的長三角,以深圳為中心的珠三角,以北京為中心的環渤海,以武漢、成都為代表的中西部地區四大半導體產業基地?!吨袊圃?025》行動綱領提出的2025年半導體核心基礎零部件、關鍵基礎材料實現70%自主率的目標有望實現。


        然而,在下決心、下力量建立我國完整的芯片供應鏈體系的同時,我們還要眼睛向外,大踏步走出國門。因為國外重整汽車芯片供應鏈的機會已初露端倪。


        02

        原來的供應鏈已經破碎 新的供應鏈尚未形成


        席卷世界汽車業的電動化、智能化浪潮,抬升了各汽車強國對芯片的巨大需求,半導體產業在經濟中的重要性凸顯,其安全性也受到各國高度重視,甚至美國這個占全球半導體產業半壁江山的芯片大國,也因為在晶圓制造、組裝和封測領域的相對落后而坐臥不寧。歐洲、亞太各國也開始競相保護和加強各自的芯片產業。


        ◎ 美國:2020年,美國先后推出《為芯片生產創造有益的激勵措施法案》和《2020美國晶圓代工法案(AFA)》。今年5月,美國參議院通過“無盡前沿”提案,授權5年內投入1100億美元用于包括人工智能、半導體等關鍵技術領域的技術研究和商業化。美國還計劃拿出520億美元,補貼應美國要求到美建廠的臺積電、三星等企業,以確保美國關鍵芯片技術處于領先地位。


        ◎ 歐洲:去年底,歐盟17個成員國簽署了《歐洲處理器和半導體科技計劃聯合聲明》,計劃在未來兩到三年內投入1450億歐元發展半導體技術。今年3月,歐盟又推出“2030數字羅盤”計劃,要在2030年前把歐洲的芯片產能占比提高到20%,并實現2nm芯片制程的研發制造。


        ◎ 日本:今年6月,日本內閣批準了科技振興戰略,其中一大舉措就是將日本變成亞洲的數據中心,從而吸引芯片制造商到日本建廠。新上任的經濟安保大臣小林鷹之表示:將致力于供應鏈建設。


        ◎ 韓國:2019年發生的日韓半導體貿易摩擦,使韓國在以存儲器為主的半導體領域持續發力,逐漸減少了對日本產品的依賴。三星、SK海力士兩大龍頭企業正考慮到美國德州建廠。


        ◎ 中國臺灣:中國臺灣在世界半導體產業中占有重要地位,最強的是其芯片制造的代工能力。臺灣本土供應鏈企業較為齊全,同時積極在世界主要半導體巨頭公司附近建廠,以縮短產業鏈距離,快速反應、降低成本。在當前市場爆發式增長的形勢下,臺灣企業界又聚焦新興的5G通訊、物聯網、智能產業帶來的新需求,規劃投資1000億美元,提高先進材料、芯片設計制造、封測等水平,擴大產能,占據半導體高端市場。


        ◎ 馬來西亞:馬來西亞是亞洲重要的半導體出口市場,是世界第七大電子產品出口地,是全球芯片封裝測試產品中心,占全球封裝測試市場份額13%。該國有50多家半導體公司,其中大多數是跨國企業。國際企業在該國的發展,使其擁有了相對完善的產業鏈,對全球芯片市場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02

        國際大循環可能被區域“小圈子”替代


        讓世界汽車業蒙受巨大損失的缺芯危機,宣告了原有的全球芯片供應鏈已經破碎失靈,未來全球化的供應鏈也將不復存在。以芯片為核心的半導體產業被主要發達國家列為戰略產業,不遺余力地推動高端制造業回流,構建本地化產業鏈,不擇手段地打擊競爭對手,力爭在以5G通訊、物聯網、人工智能主導的高科技競爭中占得先機。


        今年4月,美日韓國家安全部門在華盛頓開會。美國強調了保證半導體供應鏈安全的重要性,并希望日本、韓國成為美國打造半導體全新產業鏈的重要合作伙伴。歐盟也以成員國聯合聲明的方式確認了歐洲自建芯片產業鏈的必要性。


        從長遠看,世界上有可能出現以美日韓、歐盟、中國、東南亞為中心的幾個區域性芯片供應鏈的小圈子。


        03

        突破“小院高墻” 走進國際大循環


        新冠疫情加速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美貿易摩擦加速了新舊世界秩序的裂變,在國際秩序取得新平衡之前,構建相互促進的國內國際雙循環格局,是保障我國經濟安全,主動尋找新增長空間的積極戰法。


        經過十余年的不懈努力,我國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實現了換道超車,以動力電池為代表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已經走出國門,在國際市場上占得了一席之地。與之相比,我國芯片產業還相對落后,但并非落后很遠,我們的北斗三號衛星導航系統的芯片、超級計算機芯片、殲20戰斗機等高性能飛機的芯片、 載人航天和登月的嫦娥號飛船的芯片和系統都是完全國產的。在先進芯片與系統方面我們不落后,差距大的是商用級芯片和制造過程。


        在商用芯片等領域我們還需要下大力量加以補強,但不能等到國內芯片產業強大之后再出國,因為此時美國、歐洲、日韓、東南亞那些區域性的芯片供應鏈小圈子還在孕育階段,歐美日意欲圍堵中國高科技產品走向世界的“小院高墻” 還沒有成型,構建新型芯片供應鏈的窗口還沒有關閉,我們還有機會“打入”、“做眼”、“求活”?!缎乱淮嚬溚袋c研究——車用半導體篇》白皮書認為,這個時間窗口只有3-5年,時不我待。


        中國汽車產業只有沖破“小院高墻”,才能走通國際大循環之路。


        執筆:沈承鵬


        色欲综合视频天天天在线观看
      2. <cite id="1ss4l"><tbody id="1ss4l"></tbody></cite>

          1. <cite id="1ss4l"><noscript id="1ss4l"></noscript></cite>

            <strong id="1ss4l"><address id="1ss4l"></address></strong>
            <ruby id="1ss4l"><menu id="1ss4l"></menu></ruby>